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柳岸】白水蛋少年(散文)

作者胡写写  阅读:2497  发表时间2017-08-02 20:44:04

   火车上有少年,似曾相识。
   他坐在我的后一排,靠窗的位子。我面向车厢的后面反坐,他面向车厢的前面正坐,所以我们正好是隔着一排座椅对望着。
   我喜欢在旅途中不断地寻找好故事,捉捕那些与众不同的面孔,或许那里就有我想听的故事,所以我一眼就发现了他的似曾相识。这种似曾相识并不是我们曾经遇见过,而是他如今的样子仿佛过去时的自己。
   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时而在车厢里快速扫过,略略显得有些慌张和羞涩,而后低下头,望着窗外行走的风景发呆。风从窗口吹进来,吹乱了他似有精心梳理过的却特别土气的中分发型。他的头发有些枯黄,还是自然卷,却被他硬生生地扒出中分,看着确实有些过分了。
   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西服褂子,褂子有点大,而他的身材看起来是比较瘦的,再加上西服的样式与少年的稚气明显不搭,看起来很不协调,而且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是一件价格便宜的地摊货,不过是新的,很干净。他下身穿着一条土黄色的裤子,裤管看起来有些大,裤腰也大了,只能松垮地挂在他的腰上。如此一看这少年应该是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火车吧,脸上的稚气与他的打扮是完全匹配的。我这么仔细地观察他并不是想嘲讽他的土气和慌张,而是欣赏这种被遗失过的质朴。
   在我望着他陷入沉思的片刻,他突然地转过脸恰好与我的目光相遇。他发现我在看着他,显得有些不自在。我也被他突然的羞涩又略带警惕的眼神刺到,不好意思地压低了目光,于是转过脸望向车窗外。
   车窗外,夕阳的余晖在天边越来越暗,几只倦鸟往山里飞去,我心里顿生一些莫名的惆怅。
   傍晚了,车厢里许多人开始吃东西,或是水果或是零食。我也有些饿了,于是从车窗外收回目光,却正好又与少年在目光相遇,我微微一笑。他紧张地低头,手在自己的黄布包里摸索着什么。一会儿,他掏出两个鸡蛋在手心抡了一下,又放回去一个,拿出来一个鸡蛋捏在指间,转过身子,在车厢窗口的铁皮上轻轻地磕着。一会儿,鸡蛋的壳儿就裂开许多纹路。他磕碎蛋壳后把鸡蛋换到左手捏着,右手开始轻轻剥下蛋壳,鸡蛋渐渐露出白嫩的蛋白,一股蛋香扑鼻而来。
   那是一个白水蛋。
   我的记忆里,也有一些关于白水蛋的故事,在匆匆的岁月里还留着余味儿。
   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一日三餐米饭青菜,就是最好的生活标配,日常里能吃饱也能喝足,无忧无虑的,现在想想也没有那么苦吧。而且放学或假期也能在山上去摘些野果子桑葚之类作为零食吃,还可下河里摸些鱼虾开开荤。当然若是哪天能吃上一个白水蛋,那算是额外的奖励了,那也是可以在别的小伙伴面前值得提起的事。
   那个时候物质匮乏,许多人家虽然养鸡养鸭,却还不敢多养,多养的话又要多投粮食喂养,粮食又是那么的宝贵。既然都是粮食养出来的鸡鸭,即使下了蛋,农村人也都舍不得吃。因为这些好东西要留着接待客人,或是过节时以及某些特别的日子煎些蛋饼,或者煮些白水蛋,大家一起分享。
   毕竟小孩子都是小馋鬼,这应该是天性吧,所以那时候总盼着家里来客人,来了客人的话,母亲就要煮几个鸡蛋相面招待客人,而客人是不会把那些鸡蛋都吃下去的,一定会分给小孩吃。或者是盼着家里人过生日,那样的话母亲就会煮白水蛋分着吃了。只是我总也记不好自己的生日,每次都混过去了,那时候还为这个事恨过自己,不过后来长大了还是会忘了自己的生日,渐渐就习惯了不在意自己年纪这个事了。
   除了以上这些情况,偶尔还是有意外的惊喜,这也是生活的魅力之一。
   记得有天早晨,外面下起了大雪,母亲像往常一样起得特别早,一早起来在家里忙上忙下,又是担水又是煮饭,还早早地叫我起床。
   我愣愣地起床后,实在没事做,就拿起课本复习起来,因为我突然想到,那天是期末考试的日子,虽然那时年纪小,对这些名次分数之类的东西不是太在意,但是毕竟还是一学期学到头的时候,也不能考得太丢脸。
   母亲忙了一阵后,看着我拿着课本认真的样子,发出一阵轻笑,还说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我也没理她,因为平常她会这么挖苦我,而对于学习这种东西,我自己觉得从小就有很高的天分,有时候明明不努力就可以考得好,所以我从不担心学习的事,不过样子要做做嘛。她又径直地往里屋走,走到柜子旁边,蹲下身子在柜子底下的一个陶罐子里掏了一下,取出了两个鸡蛋,又站起来走到灶台边。她用水瓢舀起一瓢水,把鸡蛋在清水里洗净,然后丢进滚烫的水锅里。我愣愣地看着她,心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要煮白水蛋吃了?难道是我生日?可是我明明是五月的时候过生日啊。
   带着疑问望了望窗外,外面的雪停了。母亲开始催我吃饭赶紧上学去,毕竟今天是期末考试,若是雪又下起来,再去学校就困难了,不去考和考零蛋还是有区别的。
   我匆匆吃了几口饭,背着布包就向外跑,母亲在后面一阵嘱咐说鸡蛋在书包里,一定要吃。我也没怎么理她,我心急得趁着雪停了,赶紧跑去学校,毕竟不能错过一次在智商上碾压其他小伙伴的机会。
   外面一片洁白,雪花已经开遍了天地间,我在一个洁白的世界里向着校园的方向奔去,美好极了。
   我到学校的时候,许多同学已经到了。他们三五成群地在校园里讨论着关于考试的一些事情,也不像平常那样追闹、玩耍了。最意外是那个平时调皮捣蛋不爱学习的同桌也来得比我早,看来大家对期末考试还是很重视的。
   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刚要从布包里拿出课本准备再复习一下,同桌一脸好奇地问我今天有没有吃两个鸡蛋。我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吃两个鸡蛋,他说他母亲告诉他考试之前吃两个鸡蛋,考试就能考100分,如果没吃有可能考0分。听他说完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伸手摸摸布包里的鸡蛋,但又舍不得吃。
   早上母亲确实煮了鸡蛋,我出门的时候,她还嘱咐我一定要吃。可我是想留到考完试回家后和大家一起吃,因为平时我们都是一起分着吃的。
   钟声响起来了,一会儿老师走进教室让同学们做好考试前的准备,准备草稿纸和铅笔。我赶紧打开布包,找昨天准备好的铅笔和草稿本。我在布包里一阵翻腾后,两个鸡蛋从里面溜了出来,我用手摸摸还很温热。我又想起刚刚同桌说过的话,心里依然有一丝担心,但是我还是决定要把鸡蛋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吃。老师已经在往下发试卷了,我用手又摸摸两个鸡蛋,然后把它们送回布包里。
   考试很快结束,题目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会做的都有,不会做的好像没有。
   考完后我看了一眼同桌,他一脸茫然。我问他题目难不难,他说基本会做的不多。我告诉了他,其实我的母亲也给我煮了白水蛋,还让他摸了一下。
   回家后,母亲问我考得怎么样,我特自信地说随缘吧(我记得最后考试结果出来的时候确实考了双100)。晚上吃饭的时候,想起布包里的两个白水蛋,我匆忙跑进里屋从布包里掏出来,跑到饭桌前,把它们交给了母亲。母亲欣慰地看着我,眼睛里闪着泪光,我不解地问她怎么了,她又欣慰地笑了。她轻轻地拿起鸡蛋,在桌沿边把蛋壳敲碎,然后轻轻剥掉蛋壳,把两个剥好的鸡蛋分开,像往常一样,大家一起分享。我发现母亲总是会少吃一些,我每次想说出来的时候,她对我眨眨眼睛,于是我就为她保留了这个小秘密。
   少数的日子里我们依旧一起吃着白水蛋,白水蛋的香味依旧弥漫在我们一家人同甘共苦的日子里。只是这样简单朴实又充满温馨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我从一个孩童长成一个少年。我高出母亲一个头,母亲每次看我的时候都仰着脸,我低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鬓角开始斑白了。
   少年游,这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历练,终于有一天少年要远行,母亲说是该出去开开眼界了,但是我知道她心里在流着泪水。
   出门的前一天,母亲跟别人偷偷借了100块钱,给我买了一身中山装和一双皮鞋。她说城里的人都这么穿,还说我从小好面子,怕我在外面没一身好衣服,就买了大一号的,这样可以多穿两年。
   她说了很多,可是送我出村子的时候,她一句也没有说,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眼眶憋得通红。我依旧背着陪伴我10多年的布包走出母亲的视线,虽然这个布包上面补过很多补丁,我却舍不得丢,因为那是母亲补的。
   我穿着母亲给我买的新衣服,坐上人生里的第一列火车,绿皮火车,心里有许多的念头在翻腾,却又一团浆糊,很乱,说不清的感觉。
   火车上形形色色的人,我与他们坐在一起,很容易就能把我区分开来。我在当时的人眼里,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菜鸟,就是个土蛋子,可笑极了,像一张白纸。
   一个少年穿着一套松垮宽大的中山服,裤腿太长了只好往上挽起两三道,一双样式很老的皮鞋,一脸的忧郁和生涩,这装束和年纪有着明显的不搭衬。我根本顾不得这些眼光,列车一站一站地过,离我要去的城市越来越近,一路上我来不及想任何事情,只觉得一片空白,时而用空白的眼神向周围看看,始终发现当时的自己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
   我躲开所有好奇的眼睛,愣愣地望着窗外,树和山河向后退,我离家越来越远了,也许母亲正泪流满面吧,我心里一阵酸楚。我用手摸摸母亲缝的布包,突然摸到一些滚圆的东西。我把手伸进布包,原来是母亲给我煮的白水蛋,还有余温。我的眼角不禁渗出了少年泪……
   火车一声长鸣,乘务员用优美的声音为乘客报站。对面的少年,竖起耳朵听着,然后显得有些慌张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他不太合身的衣服,背起他的布包,望了望周围,又望了望我,我对他笑了笑当做道别。他又低下头,慢慢地随着人流往车厢门口走去。我一直望着他走出车厢,才肯收回目光。
   我知道,他如今的质朴是我已经遗失的,弥足珍贵。因为我曾也如他,也如他般少年。
共3701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优美的散文!作者通过在列车上看到一位貌似第一次出门的少年写起,回忆起自己生命里吃白水蛋的经历。从很小的时候过生日,到入学后的小学考试,母亲总要为他煮白水蛋。过生日吃白水蛋是意味着对生日的祝贺,也可以说是那个年代的生日礼物。考试之前煮白水蛋,是表明了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考出好成绩。然而懂事的“我”总是把白水蛋攒到考试结束,带回家和家里人一起吃。从这一点不难看出,文中的“我”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一直到少年第一次离开家乡时,母亲还忘不了煮白水蛋放在“我”的行囊里。作者善于观察,善于联想。用细腻的笔端描写了同行少年的细微举动和神情,也通过回忆表达出母亲对儿女慈爱有加的淳淳亲情。力荐文友共赏!【编辑:梦中楼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0508】【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914第905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梦中楼兰  2017-08-02 20:46:46
欣赏佳作!胡写写的诗歌写得好,散文也更是优美!感谢赐稿!
2楼 文友:梦中楼兰  2017-08-02 20:49:09
非常高兴能够欣赏到你的另一种精彩!有你们这些年轻才俊的作者关注柳岸,是我们所有编辑的骄傲!祝佳作丰收!
3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7-08-02 21:29:08
列车上与少年的相遇,引发作者联想当年的那个自己。少年的白水蛋让作者追忆起年少时艰苦的岁月。岁月是艰苦的,可因有了妈妈的爱,依然幸福润泽
4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7-08-02 21:32:26
欣赏佳作,诗歌散文都写得好,问候作者!
5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8-03 08:32:02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品读学习:也是第一次坐火车吧,脸上的稚气与他的打扮是完全匹配的。我这么仔细的观察他并不是想嘲讽他的土气和慌张,而是欣赏这种被遗失过的质朴。
6楼 文友:刘柳琴  2017-08-05 21:36:38
祝贺斩获精品,期待精彩继续!
7楼 文友:异乡的默默  2017-08-10 14:19:28
精彩极了!欣赏佳作,学习中。问好作者。
8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09-15 12:52:27
拜读老师精彩之作,欣赏学习了,祝贺作品晋绝!问秋安。
9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7-09-16 13:41:42
这是一篇韵味隽永、寓意丰富的散文佳作。散文从列车上一位吃白水蛋的少年写起,自然引出了 “我”生命中吃白水蛋的经历。散文以第一人称的叙事视角、灵动的叙事时空,非情节化的叙事结构,抒写了对母爱、对亲情的礼赞。散文中的叙事主体与叙事客体因白水蛋在不同的时空里二度聚焦,让文字的历史沧桑感油然而生,使散文的张力由此生发。整篇散文诗情绵绵,画意浓浓,使人深受感染,产生情感的共鸣。力荐赏析。
10楼 文友:启旸天  2017-09-16 18:13:19
祝贺散文佳作斩获绝品!期待更多精彩继续呈现!祝福您文思泉涌,创作快乐!
共12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