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丁香青春】猎(小说)

作者半川柚子  阅读:4436  发表时间2017-12-08 23:56:30
摘要:一个猎人狩猎与寻仇复仇的故事

   一
   硬冷的山风,呜呜呜呜,一个劲儿地刮,一个劲儿地吹,一个劲儿不停地刮,一个劲儿不停地吹。落了叶子的老林子,发出一阵阵颤颤的哨鸣。干硬的雪沫子,一团团被裹起,大漠的飞沙一样,肆虐,疯狂,整个老林子一片迷蒙。
   雪沫子灌进他的脖子,先觉着冰凉,后来只能觉得脖子僵得很。
   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不知道了。时间的概念,已经模糊。他仰起脸,想看看天上的太阳晃。天空灰朦朦的,连太阳的影子也没有。他是一大早上的山。他不愿让村里人看见,也不能让人看见。他是猎人,一个孤独的猎人,一个地道的猎人。流西河的猎人,有两种,一种是只在浅山坡上,打打兔子、野鸡之类的猎人,确切说,他们还算不上猎人,只能算是狩猎爱好者;另一种,就是他这样的,一个人,一杆枪,就敢钻老林子,打野猪、豹子之类的凶兽猛兽。
   老林子里的雪很厚,足足有半尺,没得住脚脖子。他深一脚,浅一脚,从大清早到现在,翻了几架大山,转了十几个山头,却没放一枪。
   昨晚下雪那当儿,他在擦手中这杆老枪。风吼吼的,像打骚的野猪,狠劲地撞他的门。他并不看枪,一遍一遍机械地擦着,时快时慢,时慢时快,擦擦停停,停停擦擦,最后,手僵在了枪筒上,冰凉,冰凉。
   那是一个风雪夜,天灰蒙蒙的,地灰蒙蒙的,满世界灰蒙蒙的,混沌沌的。他们紧紧地围着他。蓦地,他抓住一根舞来的铁棍,冰凉。接着,他又抓住一根,冰凉。第三根,他没能抓住,抡在了后背上,他立刻失去了知觉……
   女人是在麻脸儿发泄完兽欲之后,逃离那座瓦屋的。在流西河这山旮旯,女人最珍视的被践踏,无异于小鹿中了致命的一弹。女人想到了跳崖,想到了上吊,最后想到了他。她知道他会来找她,会跟麻脸儿拼命。麻脸儿有很多人,还有乌黑的铁棍,他会吃亏的。于是,她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折回身来找他。
   他滚在通往那座瓦屋的路边,雪几乎将他埋没,一只手伸着,仿佛溺水者要抓住一根稻草似的,他什么也没抓住,就那么空空地伸着。
   恢复知觉时,他躺在女人的怀里。女人的泪正一滴一滴滴向他的面颊,冰凉。
   那天,雪,也很大。
   穿过一片林子,是一片稍平缓的坡地。一只山鸡,羽毛很红,很亮,头插在雪窝子里,正觅着食。雪天,是鸟们的绝日,他亲眼见过正在飞行的鸟,突然就坠落在雪地上,扑棱几下,死了。山鸡不懂“鸟为食亡”的古训,也没有觉察到他的出现,自顾专心觅食。他把枪缓缓举起,瞄准,放下,举起,瞄准,良久,又缓缓放下,抬脚走了,把雪窝子踩得咯吱咯吱响。
   走到山嘴,他回过头来。灰蒙蒙的雪地上,一点红,如血、如火,那是生命。
   山鸡仍在专心觅食,它不知道,曾有过一个将要发生的意外。
   二
   太阳很红很红,像他熬红的眼睛。很红很红的太阳,要么刚刚醒来,要么将要睡去,缺乏热度。他在太阳很红很红的时候,找到了女人。女人吊在一棵歪脖树上,小腿肚已被狼撕咬过,残留的肉,一绺儿,一绺儿,干硬,乌黑。他没有流泪,一扭头走了。他回到自己的小屋,一把抓起那支老枪,揣了几颗子弹。
   他圪蹴在歪脖树不远的大石旁,瞅着那个很红很红的太阳,慢慢压山,慢慢地被大山的犬齿撕碎,吞下。
   狼来了,鼻子一抽一抽地嗅。
   他没估错,狼与麻脸儿一样,吃了一,就忘不了二。麻脸儿没放过自己女人,一次又一次地强占;狼也没忘了自己的女人,也想一次再一次地撕咬。一个吞食了她的肉,一个吞食了她的灵。
   你受委屈了,在九泉之下也没能安生。
   狼很狡猾,绕着歪脖子树不停地转,不停地抽鼻子,连女人看一眼都不。
   他想到麻脸儿,平日里,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见了女人也是看一眼都不。
   狼猛然一跃,一扑,撕下一块,没嚼就吞下了。接着,又一跃,一扑。
   砰!狼已咬住了一块肉,就在它咬住这块肉之前,脑袋与脖子的交接处中了一枪,但它没有放弃咬下一块肉的欲望,死死咬住女人小腿肚上的一绺儿肉,良久,才缓缓倒下。
   乌黑的血,从那黄色的长毛间涌出来,顺着狼的脖子淌下,在干燥的地面上,洇出一个黑红的不规则的图形。有一滴,凝在不愿抿在脖颈的长毛梢儿,很红,很亮,像一珠玛瑙。一个罪恶的消亡,是那样美丽!
   弃了死狼,他把女人解下来,背了回去。
   他用几块薄板钉了一具棺材,盛殓了女人残缺的尸体,埋在了后山脚下。
   他在女人坟前守了七天。他听人说,麻脸儿那一派倒了,麻脸儿给揪走了。
   那晚,他去了麻脸儿的瓦屋。
   麻脸儿的女人正在洗碗,见他进来,忙往里间让。他板着脸,一步步逼近麻脸儿女人,麻脸儿女人惊呆了,任他在灶间的草柴堆上疯狂地干。
   他很惬意,报复后的惬意。他在女人坟前等。
   太阳很圆,也很红。
   月亮很弯,也很亮。
   村子里没有麻脸儿女人的消息传出。
   他在女人坟前等。
   太阳很圆。
   月亮也很圆。
   他又去了麻脸儿的瓦屋。
   麻脸儿女人哭了,他心硬硬的。
   麻脸儿女人说愿替麻脸儿还债,他听了,一扭头走了,再没跨进麻脸儿的瓦屋。
   三
   天,快擦黑了。风,不知啥时候,息了。他的胡茬子上挂了冰花,衣领上也结了冰,硬硬的。他用手抻了抻,哗啦啦,抖下许多冰渣子。他想坐下来吸袋烟,左右找找,没有可坐的石头和木头,只好靠着一棵大树圪蹴着。他在衣兜里摸索了好一阵儿,才掏出烟锅,木木地摁上烟末,抖抖地擦燃火柴,深深地吸了一口,一下子就焕发了活力。烟袋真是个好玩艺儿。
   蓦地,他的眼睛一亮,不远的雪地上,印着一串曲曲弯弯的蹄印。这是风定后踩下的,没被雪沫子覆盖,清晰,可辩。猎人们把猎物踩下的蹄印叫叉儿,循着叉儿寻找猎物,叫跟叉儿。他从那蹄印看出是一对野鹿,从野鹿抬腿时踢出的豁口,辨出了方向,从步子的跳跃的步幅,断定野鹿是受了惊的。于是,他精神一震,匆匆跟了上去。
   一串人和兽的蹄印叠印在一起,人在兽后,原本如此,兽先来到世上,然后才有了人,人兽源出一辙,人有兽性,兽通人性。
   四
   麻脸儿被判了二十年。二十年,哈哈!
   麻脸儿出号回来,变成了熊样,再没熊过人,连自己女人也没熊过,草包一个!
   麻脸儿在号里学了一手做豆腐手艺,回来与女人开了豆腐作坊。
   换——豆——腐!每天刚一开亮,村子里就响起麻脸儿的公鸭嗓。麻脸儿还学会了疼女人,那娘们也真他妈有种,十几年竟没动过心,除了他,没挨过一个麻脸儿之外的男人。
   麻脸儿的豆腐生意不赖,三五年过来,便把原来的瓦屋拆了,盖起了四间洋房。妈的,我他妈成了独钻,家破了,户绝了。哼!你也甭想好!
   他躺在床上筹划。
   月黑风紧,隐在麻脸儿的小洋房后,趁麻脸儿夜来起居,咔擦!菜刀要磨得发蓝。
   细雨蒙蒙,一片老林子,麻脸儿正捡柴,砰!打他个狗啃泥,血流成河。
   烈日当空……
   冬天是狩猎的好日子,村上的猎户三三两两相约而去。
   那天,有人来约他进山,他没应。他是把坐仗好手,从未让猎物从自己仗里逃脱过。猎人们不乐而去。
   麻脸儿原本不会狩猎,去年突然来了兴,买了支松鼠牌弹壳枪,钢蓝钢蓝,能打独弹,也能打散子,是支好枪。好枪跟了个蹩脚货,可惜了。
   麻脸儿兴趣浓,独个进了山。
   一场大雪铺天盖地,给他带来了好时机。他把那支老枪擦得乌蓝乌蓝,决计进山狩猎。流西河把进山狩猎叫出坡,把开始上山寻找猎物叫起仗。
   麻脸儿是不会进大山去找豹子野猪之类的凶兽的,只会在浅山坡打打野兔山鸡之类,而他喜欢与凶兽斗,与猛兽斗,那才够味,那才过瘾。那次出坡,一路三个猎人,起仗之后,他一人把住一方坐仗,跟叉人撵出一口野猪,他赶忙向坐仗的山垭紧跑,没留神,从荆棘丛里蹿起一只豹子,吼一声扑了上来。他下意识地把头一低一缩,刚好顶住扑过来的豹子下颌,与此同时,他扔掉手中的老枪,双手死死抓住豹子的两条前腿。他不敢撒手,豹子也咬他不住,就那样僵持了几袋烟工夫。最后,他挪动步子,慢慢移动到一个石坎边,猛然松开豹子,抱住一棵小树,趁势猛地一抗,豹子不防,被抗下石坎。他迅即爬回原处,抓起老枪,这时,豹子已跃起蹿上石坎,张着血盆大口猛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他舞枪戳住豹嘴。砰!远处伙伴打来一枪,没打中,豹子更凶了,更猛了。豹子绕着他转,他绕着豹子转,越转越快,远处的伙伴无法再打。他越斗越起劲,越机敏,趁豹子转得正欢,猛地一抽枪,跳出圈外,拉开枪栓,砰!豹子应声坐了下去。
   麻脸从一座浅山起了仗。
   麻脸儿运气不错,刚到半坡,就遇到了一只野兔。野兔在一丛干草里蹴着,离他只有几丈远,两只圆眼,红红地瞪着。野兔也敢藐视老子,麻脸儿想。麻脸儿迅速举起枪,那野兔更迅速地一跃而起,一眨眼蹿出十几丈远,砰!麻脸儿连根兔子毛也没打着。这就怨麻脸儿不是猎人,猎人打野兔,是要与野兔斗智的。一般地,野兔听到响动就会跳出草丛逃命。麻脸儿遇到的野兔,是经过追猎的,胆子大,鬼机灵。猎人必须装出没看见的样子,缓缓走过去,走出几丈后,再回过头来打。那野兔见人走远,以为真的没被发现,会继续闭眼睡去。这时候,便可以不慌不忙的把枪举起来,瞄准了打。麻脸儿不是猎人,缺乏这样的常识,白费了一颗子弹,怪可惜的。
   麻脸儿这一枪没打着兔子,却惊起一对野鹿来。麻脸儿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神,便狂喜地追了上去。
   天,灰灰的,渐渐暗下来,没多会儿,起了风,随之飘起了雪片子,越下越大,没了曲曲弯弯的山道。麻脸儿正追得起兴,全然没留意雪已下得很大。那对野鹿像在戏耍他,跑跑,停停,停停,跑跑,一会儿,这个跑前了,停下来等那个;一会儿,那个跑前了,又停下来等这一个,始终不远不近,与麻脸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场突来的惊慌和大雪,使它们也有些迷路了?这阵子,它们与麻脸儿只落下有百十步远,但麻脸儿没有开枪,他要等着它们再停下来,他不会打活靶。
   野鹿跑近一壁陡崖,没了去路,停了下来。麻脸儿一阵狂喜,迅速往前跟进。雪仍在下,静静的,麻脸儿的视线有些模糊,只能靠近了打。靠近,靠近,再靠近……只有几十步远了,麻脸儿按下机头,向前跨出一步,做射击势,不想一脚踩空,连滚带滑跌下数丈。
   砰!枪响了,不偏不斜打在了自己的小腿肚上。
   血,一股一股往外涌,顺着裤腿淌下,融化一片白雪,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中间乌黑,边缘猩红。
   麻脸儿撕下一绺布条将小腿肚扎上,向一棵大树挪了挪,靠在树干上。等死,也等生的希望。休息了一会儿,觉着有了点劲儿,麻脸儿慢慢撑起身子,把枪当着拐杖拄着,走上了他的希望之路、求生之路……
   五
   他跟着叉,跟过一道沟,又跟过一道梁,在一个小山凹的避风处发现了目标。
   那只雄鹿个头很大,头上的犄角又长又弯又多叉,正站在草鹿边,一下一下地舔草鹿身上的雪水,草鹿很安详地站着。
   他想到自己女人在世那会儿,每当他打猎回来,女人就烧一盆热水儿,给他洗脚洗手洗身子骨,洗去一身疲惫。晚间躺在床上,软乎乎的小手在他毛乎乎的胸窝里或脊背上,抚来拂去;粉嘟嘟的小脸蛋儿,轻柔柔地在他长满络腮胡的脸颊上蹭,蹭得他心里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就要了女人。要过之后,他便理女人的头发,女人很受用,很安详。
   他举起枪,几乎没瞄,砰!那只雄鹿应声倒了下去。那只草鹿一跃蹿出丈余,扭过头来看了雄鹿一眼,忙撒开四蹄跑去。他追过去,又举起枪,脚下一滑,枪响了,只打中了草鹿的一条后腿。由于带了伤,血印子很显,他不慌不忙地把那只雄鹿抗在肩上,跟着印子走。
   跟过一道梁,天渐渐黑了。因有雪光,还隐约看得见。按猎人们的规矩,黑了,就要落坡。落坡就是下山,找一户人家过夜。落坡是要有见面礼的,哪怕是一只野兔,或者山鸡,也中。但空手不中。空手落坡的猎人,是不受爱见的。现在,他有一只雄鹿,还是一个大个子!
   他落坡在一个独户人家,这是老熟户,猎人到处都有熟户,每年都要来的。
   他把雄鹿往院子里一撂,枪托在地上使劲一敦,屋里的灯便亮了。
   谁呀!女人的声音。这女人是一个猎人的妻子,男人让豹子扒了胸膛,她就守着一个半大儿子过活,日子很清苦。
   那是一个好日天。冬天的好日天,也不暖和。他披着狼皮袄,枪夹在腋下,跟着豹子的叉走。当他断定豹子不会走得太远时,忙取下叼在嘴上的烟袋,在旁边的树上叩灭,悄没声的跟了上去。跟过一道梁,又一道梁。忽听一声清脆的枪响,这是有人坐仗没坐住,放了空枪。
   混蛋!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加快了步子。爬上山梁,他一下子呆住了。一只豹子,正要把一个人按下,前爪已伸向那人的胸膛,距自己也只有几十步远。说时迟,那时快,砰!他手中的枪响了,豹子一下子坐下去,人也倒下了。就在倒下的一刹那,豹子的前爪扒开了那人的胸膛。
共8112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幅人类与野兽、道德与人性、兽性与仇恨、善良与丑恶错综交织在一起的生活画面,作者浓墨重彩地描绘了麻脸和他面对女人和野兽产生的一系列交错复杂的爱恨情仇。他是一位做人正直、做猎人出色、做男人爱恨分明、嫉恶如仇但又良心未泯的汉子,有一腔正视生命的情怀,虽然他的职业是血腥的,面对做人做猎人做男人都不称职都不及格的麻脸也有迷失心性的事后,但是他最终留守在善良与人性的底线,以他独特的方式对待妻子与狼、公鹿母鹿以及麻脸夫妇,仇恨没有冲昏他的理智 。作品描写细腻,感情浓厚而又沉重,景物设置深邃而大气,情节曲折颇具传奇色彩,内涵深刻多而不乱,在不同事件不同情态下对人性与情理,给人以丰富的诠释,令人深深思考,是一篇涉及人性与道德情操的哲理性小说,值得反复阅读。感谢老师赐稿丁香,共赏佳作,倾情推荐 !【丁香编辑:庄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2100019】 【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207第985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庄稼  2017-12-09 00:14:34
猎人给人彪悍武断血腥的形象,但是他做事不乏理智懂得容忍和放弃,举动让人觉得不合正常逻辑,深思之后又觉得事在情理之中,这正是作为一个人对待猎人与猎物、仇恨与报复、生命与生活有着特殊的理解方式。小说内涵深邃厚重,多有多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但是不影响作品本身的优秀,值得读者举一反三的阅读欣赏。学习老师佳作,问好!祝老师在丁香创作愉快,精彩不断!
回复1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33:39
感谢老师厚爱!老师辛苦了!老师过奖了,希望得到老师更多的批评指导。
回复1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2-08 21:25:09
本篇之所以能获绝品,完全是老师的编按写得好,给文章增了辉。真诚地谢谢老师!
2楼 文友:庄稼  2017-12-09 00:19:51
小说的景物描写很突出,成功地衬托了人物心理情节发展以及时间变化等细节,是一大亮点。
回复2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36:23
景物描写是我的软肋,能得到老师鼓励,汗颜了,有劲了。
3楼 文友:庄稼  2017-12-09 00:24:40
小说的主题与选材很独特,情节的发生发展超出了人物身份的特性而有别样的理论形势,耐人寻味。
回复3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37:48
这一点,我自己没有体会到,感谢老师指点!
4楼 文友:庄稼  2017-12-09 00:30:24
小说的描述收发有度,给读者留有很多遐想的空间,使作品整体简洁精炼,却又令读者明了故事所表现的中心思想。
回复4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0:14
编辑眼“毒”,读者也不孬,我历来喜欢这样,但总也弄不好。
5楼 文友:娇娇  2017-12-09 05:38:27
这篇小说描写独特,画面感极强。一个孤独的猎人,一个地道的猎人,更是一个有血性的猎人。他一个人,一杆枪,勇敢地钻进老林子,打野猪、打豹子,凭借智慧与胆量,独自狩猎,演绎出不畏艰险,的复仇之路。
  
回复5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1:59
谢谢老师,多指点,多批评,才是大鼓励
6楼 文友:娇娇  2017-12-09 05:42:22
又读半川老师厚重文字,好棒!本篇小说我读了两遍,故事描写情景逼真,好可怕,故事情节惊险刺激,是一篇佳作,欢迎读者品评。
   感谢老师赐稿丁香,期待更多佳作分享。敬茶!祝周末愉快!
回复6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3:01
老师如此厚爱,汗颜了!
7楼 文友:娇娇  2017-12-09 05:43:30
感谢庄稼老师精彩编按,感谢深夜为作者精心审稿,辛苦了!敬茶!祝周末愉快!
8楼 文友:天使的左翼  2017-12-09 05:48:16
早上好,躺在被窝读这篇小说,简直让自己震惊,只身独闯深山老林,竟然与豺狼虎豹搏斗,故事惊险,连环相扣。
回复8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4:49
哈哈,打扰好梦了,请老师多指导!
9楼 文友:天使的左翼  2017-12-09 05:50:20
作品表达惊艳,场景策划惊人。问好老师,不错,为文友独特构思本文点赞。
回复9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5:40
谢了!
10楼 文友:辽宁孙成文  2017-12-09 05:52:44
果然是一篇佳作。猎人的复仇,和不畏野兽凶残,展示出猎人的果断与勇敢,无往而不胜。
回复10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2-09 09:46:24
谢谢老师鼓励!
共74条上一页1/4▼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