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指间)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吊黄帅》[杂文]

作者guotia  阅读:734  发表时间2018-01-31 22:04:47
摘要: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吊黄帅》
一、轻慢逝者,假吊黄帅之名,抒发自己的西化心声
   黄帅,女,(1960年——2017年),出生于北京。1973年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读五年级。1979年9月至1984年9月,在北京工业大学学习。1984年9月,到北京计算机技术研究所工作。1986年,赴日本留学。1993年3月,获得东京大学“学术硕士”学位,到日本三和综合研究所工作。1998年12月,回到中国,到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做编辑。[2017年12月10日,因癌症在北京朝阳医院去世。
   对这样一位曾经轰动之后又安于平静的女性,盛年病殁,大家都扼腕叹息,写吊辞、书唁文是人情之常,无可厚非。通常的吊辞、悼诗,都应该概括地引出被吊唁者的生平要点,而余下的褒贬、唏嘘、感叹文字亦不应离开吊唁的主题、主旨。王炳武(岳玉来)既不是黄帅的生前友好、亲朋长辈,也不是黄帅的子孙,没有怀着敬仰诚挚之心对黄帅的一生做周到细致的研究,却强挤进来赋诗,完全是借题发挥;假吊黄帅之名,抒发自己的西化心声;这是对逝者黄帅的轻佻、轻慢。
   前面说黄帅的“轰动”,是尽人皆知的她13岁读小学五年级时给报社写的一封信,这就是岳诗中被写成的“反潮流”吧?岳玉来(王炳武)现在给黄帅什么贬词或赞语,黄帅都不会提出异议了,可我们提笔为文的人应该讲究文德,实事求是,不要求溢美,要合乎实际。岳玉来(王炳武)你合乎实际了么?
   黄帅13岁小学生当时写信给报社,完全不是想出风头,想“反潮流”,13岁心灵单纯的孩子还没有王炳武(岳玉来)说的那样的大想法——反潮流是当时的“四人帮”强加给黄帅的,致使黄帅被迫戴上了13岁孩子不应该戴的“光环”,以至于后来的生活都受到影响。今天,王炳武(岳玉来)又继承“四人帮”的衣钵,时隔44年,再次把“反潮流”政治大帽扣到黄帅头上,给黄帅泼污水,让逝者不安宁。多亏黄帅坚强、豁达、想得开,对当时的风浪一笑置之。小学而初中高中,一路走来,高考时又遇到贵人胡耀邦过问,黄帅才得以脱离舆论追踪的漩涡,度过了几十年安稳的常人的日子。而如今,黄帅刚去世,岳玉来(王炳武)就迫不及待跳出来,把“四人帮”当时强加给黄帅的“反潮流”等非本意的拔高语又搬出来咏叹黄帅,说“麻雀奇思作鸷鸠”,把黄帅描写成是主动地有心计地有意为之,嘲笑、讥讽黄帅这个卑下的“麻雀”想当显赫的“鸷鸠”。岳玉来(王炳武),你这样玷污、歪曲黄帅,意欲何为?
   全诗八句,只有这第一联的两句是关涉黄帅的,还是王炳武(岳玉来)主观臆造的,恶意强加的,与黄帅善良的初衷、质朴的性格、正直的人品、开朗的胸襟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二、提出“反帝反修”当时的历史形势是怎样的?
   至于第二联、第三联、第四联六句语言与黄帅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以往岳玉来(王炳武)诗中咏“文革”、辱毛、反党、反华、反改革开放的诗句直陈。黄帅的名字又一次被滥咏,做了王炳武(岳玉来)笔下反动政治诗的牺牲品。
   现在分析第二联“反帝反修玩诡计”的第一句。突兀而来的这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与黄帅有关吗?谁“反帝反修玩诡计”,是黄帅吗?黄帅有那么大能耐?如果不是指黄帅,那么是指谁呢?是指中国共产党、或者是指毛泽东吗?就算是指毛泽东决策了反帝反修,提出“反帝反修”的口号,有什么错呢?
   先说反帝。反帝是指反对美帝国主义。1949年以前,美帝国主义直接插手、干涉中国内政,支持蒋介石打内战、迫害革命者,重庆渣滓洞中美合作所杀害了多少中国共产党人及其他爱国人士。仁川登陆更是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把第七舰队横亘在台湾海峡,阻挡我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1949年之后,给蒋介石军援;上世纪60年代初为蒋介石训练U2高空侦察机飞行员,侵犯我领空。从南朝鲜、台湾到越南,对中国形成半月形包围圈,亡我新中国之心不死。这样的情势下,新中国该如何应对?束手待毙吗?难道不应该反帝吗?1979年中美建立外交关系之后至今,也还是视中国为唯一的大假想敌;处处刁难、事事掣肘。
   再说反修。反修,是指反对前苏联背叛马克思主义,搞大国霸权主义、实行大国沙文主义扩张政策,前苏联觊觎中国由来已久。新中国建国之初,提出建立中苏联合舰队、长波电台等侵犯我主权的无理要求,被毛泽东拒绝。援助新中国的156项科技工程项目,截至1963年全部终止(包括早期停止的核武器、导弹援助项目),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逼中国偿还朝鲜战争期间苏联援助的武器款。1963年中苏两国、中苏两党矛盾加深,中共发表了著名的“九评”。1969年前苏联侵犯中苏界河乌苏里江中心线我方一侧珍宝岛,爆发了著名的珍宝岛战役。从我国东北、外蒙古到我国新疆几千公里边境线陈兵百万,咄咄逼人。在这样的情势下,新中国该如何应对,难道不应该反修吗?
   还应该指出,美国和前苏联南北两面夹击中国的态势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同一时期。中国的情势十分危急。当时的毛泽东和党中央不只是提提口号而已,还采取了经济建设和军事部署硬的措施。经济建设的举措就是工程浩大的大三线建设。毛泽东和党中央最坏的打算是:北方,前苏联从东北到新疆入境一直打到长城一带;南方,美帝从南朝鲜、台湾到越南,把中国沿海一带打烂。那样的情况,中国该怎么办?所以,毛泽东、党中央立即决策把北方的、沿海的重工业、军事工业迁到内地(云贵川、甘肃、湖北、湖南、青海部分地区),并新建化工、冶金、煤炭、电力、铁路、公路、军工、机械制造等工矿企业。央视第四套中文国际频道的“国家记忆”栏目里就有“大三线”的记载和叙述。时代不同了,中美1979年建交了,前苏联1991年解体了,但天下仍不太平,作为主权国家的中国时刻都应记住过去的国耻,时刻都要清醒地维护捍卫自己的主权和利益。上世纪50年代初至70年代末的反帝反修,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是正确的。拿今天的时局变化来攻击昨天的正确决策,是书生气的荒谬,是在书斋里指点江山;自以为得意,自命是天下第一聪明的圣哲,实则是痴人说梦、人渣呓语。综上简略叙述,不要说解放初期,就是文革中的反帝反修也没有错。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停止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政治路线,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总结文革失误的教训,指出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肯定毛泽东一生功大于过,毛泽东仍然是我党我军我国人民历史上杰出的领袖,不允许全盘否定。对毛泽东功过是非的评价、历史地位写入了宪法、写入了党章。不能否定文革的政治负作用,就否定文革中的一切。
   1966年贵昆铁路建成、1972年成昆铁路通车,接着襄渝铁路、湘黔铁路相继建成;1967年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1970年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升空,核潜艇文革期间开始研制,1978年下水,等等经济、军事项目能说是错的吗?作为引导全国人民注意力、鼓舞全国人民奋斗的政治口号“反帝反修”何错之有?到了岳玉来(王炳武)的诗里怎么就成了“诡计”了呢?王炳武(岳玉来)这样攻击、歪曲、咒骂“反帝反修”的正确提法,只有一个解释:在当时,岳玉来(王炳武)家里有敌特(美帝、苏修收买的刺探我方情报、破坏我方经济和军事设施的间谍和坏分子);岳玉来(王炳武)可能就是潜伏下来或者是美帝,或者是前苏联的间谍;或者是后来被收买的变节分子。
  
   三、不许美化叛贼林彪,为林彪反党集团翻案
   再说这联的第二句“批林批孔耍阳谋”。1971年,林彪篡党夺权、抢班夺权、谋害毛泽东,阴谋败露后仓皇逃窜,摔死在外蒙古温都尔汗。林彪及林彪反党集团骨干分子1980年被宣判。林彪篡党夺权、投敌叛国,难道不应该批林吗?林彪的祸国叛国罪行还是要继续批,为的是以史为鉴。不只是在这首诗里,岳玉来(王炳武)你多次用诗歌手段替林彪翻案、鸣冤叫屈,莫非你是漏网的林彪死党?或者被判刑的林彪死党中有你的亲戚?对孔子学说还要继续批判地继承,从这一意义上说,批林批孔没有过时。王炳武(岳玉来)经常在他的毒诗里重复指斥“反帝反修”,怒吼“批林批孔”,以为这是他辱毛的最硬的“利剑”,让人忍俊不禁,哑然失笑。用“反帝反修”“批林批孔”入诗说事,《吊黄帅》不是第一首,2016年10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在《次韵和听雨楼主七律•题小柿树秋照》诗中就曾写过“反帝反修假碰假,批林批孔空对空”句子,攻击污蔑中国共产党,诋毁嘲讽毛泽东。在《吊黄帅》这首诗里,故伎重演。
  
   四、又用“阳谋”字样辱毛
   “批林批孔耍阳谋”,岳玉来(王炳武)一贯仇毛,多次用“阳谋”“阴翳”字样辱毛,在这首诗里,岳玉来(王炳武)除了灰暗黄帅,还又一次用“阳谋”字样辱毛。还是用王炳武(岳玉来)自己的辱毛毒诗作证。
   2015年5月毕福剑对毛泽东的不敬言辞众人皆知,毕福剑因此也受到大众谴责,在央视内部受到批评教育,工作也进行了调整。岳玉来(王炳武)的辱毛言论不能和毕福剑相比,毕福剑是偶尔犯错误,而岳玉来(王炳武)是一贯仇毛、一贯违宪攻击诋毁污蔑毛泽东,冒天下之大不韪,比毕福剑严重恶劣多了。岳玉来(王炳武)辱毛言词多了去了,什么“千夫所指”“僵尸”“独夫民贼”“啥领袖”“嘛导师”,“阳谋”即其一。
   1、2017年5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又发表毒词《江城子•读《人民日报》否定文革文章(用郭振山同牌、同题、同韵)》,再一次用“阳谋”字样污蔑毛泽东,词写道:“十年罪孽不需言。/泪双潸,/血连斑。/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国民经济落艰难。/狱森严,/揽全权。/迫害风潮,/城市漫乡间。/为啥五毛恋极左?/良药苦,/信石甜。”在这首词里,上半阙末尾文字更是恶毒、直接地攻击污蔑毛泽东:“/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这段词语是岳诗“最得意”的“词眼”,也是岳玉来(王炳武)辱毛抹不掉的罪证。
   2、2014年6月25日在《韵和菊香秋韵〈七律•题知青旧照(二)〉》写道:“愤青竟是恁狂痴,/两鬓归来灰发丝。/罪恶阳谋发动日,/最高指示传达时。/当年都是豪情语,/今日尽成哀痛思。/万寿无疆南柯梦,/千夫所指谁告知?”笔者当时作诗奉和予以批驳。
   3、2016年9月1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毒诗里就写了“江青已摄光辉像,毛氏未填阳谋词”句子,用“毛氏”“阳谋”辱毛。笔者当即原韵奉和:“不允许用“阳谋”“阴谋”字样辱毛——读岳玉来(王炳武)《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诗原韵奉和:玉来辱毛乐孜孜,/桀犬吠尧吐涎丝。/西化言论失败日,/炳武丧妣哀恸时。\\\\小丑跳梁狰狞像,/蚍蜉撼树狂妄词。/党史早已记一笔,/不劳尔辈赋歪诗。”
   4、2016年10月2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感于极左派怀念文革》诗中说:“莫道明哲可保身,/阳谋诡计恶毒音。/浩劫十载鬼神怨,/极左卅年贤圣嗔。/成分偏高就下狱,/出身优越即凌云。/落花流水谁能阻?/失意空怜坠楼人。”
   5、2016年12月2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人因承受不了反左诗文刺激拂袖退出微信群》诗中说:“极左流毒多远深?/延安整肃到如今。/文革阴翳殃满国,/反右阳谋祸全民。/社会基石已扯列,/城乡生态被肢分。/语言有异即烦恼,/观念不同就退群。”
   6、2017年4月26日西痞王炳武(岳玉来)又狰狞写了《七言排律•题颜达同学与当年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合影》毒诗,又一次用“阳谋”一词辱毛:“六旬凭啥称知青?/因为当初命运同。/领袖阳谋再教育,/导师阴翳废招生。/十年动乱谁罪过?/一代蹉跎我遭逢。/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冬麦经霜依旧绿,/腊梅冒雪照常红。/东风唤醒改开日,/大美人生是晚晴。”一张当年知青上山下乡与农民的合影本是平常的纪念照片,可岳玉来(王炳武)却生发出辱毛的“灵感”。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血管里喷出的都是血。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爱国的是非标准是:爱国必爱党,爱国爱党必拥载毛泽东;反华必反共,反毛就是反共。对于顽固反毛反共西痞分子、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来说,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他都生发联想可以“赋诗”辱毛,这就是死硬西痞的“灵感”特征,这与我们正能量者正相反: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我们正能量者都可以籍此抒发爱国情感、歌颂祖国、歌颂特色中国社会主义、歌颂共产党、歌颂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歌颂祖国的每一个改革成果。岳玉来(王炳武)灵魂深处无时无刻想的都是“辱毛”“辱毛”再怎样“辱毛”,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又找什么借口抹黑中国。岳玉来(王炳武)诗中“/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的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刀光剑影读者诸君看到了吧?感觉到了么?
共6689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此文用语颇为犀利。编辑我对黄帅不了解,对王炳武也不认识。这两人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和联系我更无所知。好像是毛主席曾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所以,本文作者写道的一些事情编辑不能评判。只能说这篇文章作者是用心写了,写出了自己的看法,也描述了过去一些史实。这也是一篇充满辩论的文章,等待对方辩友的辩论。除非对方服输。点评到此,支持原创。【编辑:铁笔浪人】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郭永涤  2018-02-01 10:10:04
黄帅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中风云人物,其人其事网络多有报道,与著名作家叶永烈也有文字交集,历史永远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有兴趣者可上网络传媒看个究竟。
共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