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看点·新锐力】血战小金山(小说) ——田黑子传奇

作者半城先生  阅读:1597  发表时间2018-02-12 21:03:21
摘要:1912年除夕夜,田玉成、李友才、顾闯,三兄弟忍无可忍,痛下杀手,血溅大旗镇,杀了西街张家三十三口,放火烧了张府。田玉成报了“灭门杀亲”的新仇旧恨。张福成、张禄友、张寿延三个恶贯满盈、祸害乡邻的恶霸成了田玉成的刀下之鬼。大旗镇三街十八巷的人们无不拍手称快。可惜的是,田玉成的娇妻孟二妮被土匪强掳上山,田玉成将计就计,深入匪窝斗智斗勇斗狠,抒写了一段救娇妻、夺山寨、退强敌的传奇。

   1912年除夕夜,瑞雪兆丰年。玉山县大旗镇三街十八巷,一派祥和喜庆气氛。田玉成、李友才、顾闯,三兄弟忍无可忍,痛下杀手,血溅大旗镇,杀了西街张家三十三口,放火烧了张府。田玉成报了“灭门杀亲”的新仇旧恨。张福成、张禄友、张寿延三个恶贯满盈、祸害乡邻的恶霸成了田玉成的刀下之鬼。大旗镇三街十八巷的人们无不拍手称快,看着西街张府燃烧的熊熊大火,听着“噼里啪啦”梁折脊断如放鞭炮般的声音,人们心里美滋滋地,真是新年的好兆头。
   田玉成三兄弟带着小柳姑娘,飞马出南门,直奔玉山而去。
  
   一
   日出东方,新年的万道霞光普照大地,村寨里家家户户张贴着大红的对联,斗大的“福”字。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红得更加鲜艳亮丽,传递着新年的喜庆劲儿。
   “友才、顾闯,歇歇脚吧。”田玉成一勒马缰绳,放慢了速度。
   三匹马“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四周升腾起阵阵白烟。
   “大哥,咱这一口气跑了三十多里,离大旗镇很远了,走一段吧!”三兄弟纵身下马,新年的阳光照在背上暖烘烘的。
   “大哥,心里痛快不?”李友才解下酒葫芦递给田玉成。
   “痛快,痛快!”田玉成打开酒葫芦先敬了三个祭地酒,而后仰头痛饮,“两位兄弟,今日哥哥大仇得报,我田家满门和我岳父的在天之灵也会感谢二位好兄弟!来喝酒。”说着话把酒葫芦递给李有才。
   “三弟,你看大哥,这大仇一报,心里大石头落了地,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对”顾闯喝了几口酒,“只可惜,张业文、张家浩两个混蛋逃了狗命。”
   “三弟,来日方长,那两条狗命早晚咱们要拿。”田玉成说完,狠狠地踢断了路边的小树,“他们两个也必须死。”
   “大哥、二哥,这姑娘?”顾闯指指马背上惊魂未定的小柳,经过昨夜的惊吓,又骑马飞奔了三十多里路,整个人痴痴呆呆地伏在马背,身子直抖。
   “小柳姑娘,你也喝口酒,暖暖身子。”田玉成说着把酒递过来。
   小柳哆哆嗦嗦的直起身子,脸色煞白:“几位大……大爷,我不喝。”
   “没事,喝吧!”顾闯这才注意到,小柳只穿了件薄袄,他脱下羊皮坎肩搭在小柳身上,“快穿上这个,冰天雪地冻坏了身子可麻烦。”
   “大爷……大爷,穿不得,穿不得。”小柳惊慌失措的推托着。
   “妹子,穿上吧。没什么大爷。”田玉成看着可怜兮兮的小柳,突然想起冰天雪地里,挨冻啃干粮的妮子妹,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你有什么打算?想回家,我让顾闯送你一程。”田玉成看着小柳说。小柳穿上皮坎肩,喝了几口酒,咳嗽了一阵儿,脸色渐渐的红润了。
   “三位爷,哦不,三位大爷,小柳没有家,从小卖入张家受尽欺辱,你们救了我的命,只求以后跟着你们,当牛做马伺候你们。”小柳说着,在马背上磕起头来。
   “别、别,小柳姑娘,顾闯快拉她一把。”顾闯用手拍拍小柳,四目相对,顾闯楞了一下,“大哥,你肚子里有墨水,给她改个名字吧!
   “改名?嗯,是应该改个名。小柳这名字是张家给的,现在彻底与张家撇清关系。”田玉成迈着大步思考了一会儿,“叫小凤吧。有重获新生之意。”
   “小凤,小凤!好名字,你看怎么样?”顾闯瞥了一眼马背上的小柳。
   “大哥,小凤这名字好。我看小柳也命苦,再给她加个姓,叫田小凤可好?”李有才回头朝着顾闯诡秘一笑,“姑娘,以后田玉成就是你亲哥,你觉得如何?”
   话还没说完小柳哧溜从马背上滑下来,笑容满面地跪地磕头:“三位大爷请受我一拜。”
   “小凤啊,以后你田小凤就是我们亲妹子,再也没什么大爷、二爷的。你面前的都是你哥,既然叫田小凤,那就有个规矩。”田玉成说着停下脚步,“给你二哥李有才,三哥顾闯磕头。”
   “二哥、三哥,小凤给你们磕头了。”田小凤说着又起身跪倒磕头,“田大哥,小凤给你磕头了。”
   “好,田小凤,好妹子,走,上马,回玉山。”四个人飞身上马,快马加鞭,马蹄声急,溅起的雪沫打的脸生疼。四兄妹有说有笑,不时传来田小凤银铃般的笑声,不久的将来,这笑声让玉山一带胆寒。
  
   二
   时近中午,阳光很足,开始融雪。大块的雪从树枝往下掉,不时砸到人头上钻入衣服里,令人一阵刺骨的凉。接近落脚点,雪地上有许多杂乱无章的脚印和马蹄印。
   田玉成心里一阵慌乱,不会是妮子出事了吧?
   “二弟、三弟,咱快点,情况不对劲。”说完,狠甩马鞭,马一阵嘶鸣,拼命地奔跑。
   空中弥漫着焦土的味道,田玉成知道出事了,从没有过的紧张从心底蔓延开来。约半袋烟的功夫,到了落脚点,几间木屋已经化为灰烬,还冒着缕缕黑烟,抬头看树上的木屋,梯子断了一半,门也掉了。
   “妮子妹子,妮子!”田玉成大喊着跳下马,直奔木屋,但没人答应,看不见半个人影。他疯了似的四周寻找。
   李有才、顾闯、田小凤飞马赶到,见此情景也一阵害怕,“妮子妹,嫂子……”高喊着找出去了好远,不见人答应,只好往回走。
   田玉成站在雪里发呆,拿着妮子的一只绣花鞋,喃喃自语:“唉!我一心只为报仇,真不该留下你,一起去多好。”
   “大哥!地窖这有个人。”顾闯边说边挥刀劈开门板,“谁?快出来。”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扑通跪在地上,“各位爷爷饶命……饶命啊!”
   田玉成一把拎起少年,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快说,怎么回事,不然老子宰了你。”
   “我说,我说。”少年颤抖着,看着面前这几个人,“我……我是小金山的土匪,叫刘二庄”
   “土匪?土匪你跑这里做什么?”顾闯一抬手,尖刀抵住少年的后心,“少说一句,让你当场毙命。”
   “爷爷……爷爷饶命,我在小金山土匪窝伺候……侯三刀的媳妇,偷听到他们的秘密。”
   “什么侯三刀?什么秘密?说清楚。”
   “我说,我说,小金山寨,大寨主侯国柱,诨名‘侯三刀’,二寨主袁武通,诨名‘钻天猿’。日本人井生太郎和他们说小金山有金矿。”
   “金矿?”
   “对,小金山有金矿,说要招募工人,私自淘金。他们正说着发现我偷听,他们要杀我灭口”
   “那你就跑到这里躲进地窖?”
   “是,爷爷……爷爷,我从后山跳崖没死,误打误撞跑到这里。他们又寻迹追到这里。”少年说完跪地磕头。
   “老子宰了你!”说话间顾闯就要动手。
   “慢,三弟等等。”李有才拉住顾闯,“他们烧了房子,抢走妮子妹去了哪里?”
   “爷爷,爷爷。他们带走了那奶奶,说要给二寨主,不,不,给袁武通做压寨夫人。”
   “咔嚓!”田玉成一刀劈断了边上的树桩,“先留你一条狗命。二弟、三弟、小凤,救人要紧,让这小子带路,夜里咱们摸黑杀过去。”
   “小子,你们小金山有多少土匪,怎么布防?”李有才蹲下来拍了拍刘二庄的肩膀,“你想好再说,有半句假话你知道后果!”
   “爷爷……爷爷,我明白,明白。”刘二庄稍作思考,“小金山这伙土匪,占据山头十多年了。两个寨主侯国柱、袁武通和七八个骨干是八国联军进北京那年,战败的‘义和团’。硬拼……硬拼你们人少恐怕不行啊!”
   “废话。”顾闯抄刀跳过来,“你说个啥?”
   “爷爷饶命,饶命。”刘二庄连磕响头。
   “大道不成,小金山有什么进山小道没?快说。”田玉成瞪大眼睛,一股生吞活剥的阵势。
   “爷……爷爷,进山小道没有,不过最近为了淘金,他们在小金山下的西金庄招工……”
   西街张府的大火直烧到中午,看热闹的人群早已散去,张家浩、张业文带着维持会的人,进进出出地灭火救人,只剩下后院和西跨院,孤零零的几间房子,立在焦土之上,时不时东一处西一处还窜出火苗、哗啦塌倒。焦糊的尸体摆着各种恐怖的姿势,头、手、脚以及各处残肢摊了一地,几乎拼不出一个完整的人来。
   “这是谁干的,大哥你说。”张业文惨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嘴角的肌肉一蹦一跳地抽搐着。
   “东街田玉成。红鹰颜宝珍也说了,就是田玉成。”张家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真后悔没听三叔和兄弟的话,咱们下手太软了。才有了今天的灭门之祸!”
   “大哥,说这些没有用,先操办后事吧。”张业文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扔在地上,“老歪,你去电报局给保定府我二哥张兴胜,太原府‘禄友粮店’我四弟张旺明,省府我妹妹张珍珍发电报,‘家中大难,速归!’快去。”
   “明白少爷,我这就去。”张老歪擦干眼泪说,“要不要把寿材也订了?”
   “订,这也分不清谁是谁了,棺材都订最好的。”
   “是,少爷!您二位节哀,我这就去办。”
   “哥哥们,哥哥们,你们死的好惨。”县长黄仕第,警察局长赵兴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走进后院。
   看着横七竖八的焦糊残尸。“啊……啊……这怎么受得了啊!”黄仕第、赵兴财话没说完又失声痛哭起来,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黄县长、赵局长,保重身体!保重身体啊!”张业文、张家浩赶紧跪倒还礼,起身拉起两人。
   “赵局长,这案子肯定是田玉成一伙儿人干的,你火速派人四处缉拿,张贴告示,提供有价值消息者奖大洋一百块,直接捉拿田玉成者奖大洋一千块!”县长黄仕第两眼冒火,“业文、家浩你们放心,必须活捉田黑子给三位哥哥祭灵。这大旗镇还是你张家的,这玉山县还是咱们的。”
   送走黄仕第、赵兴财,张业文瞪着三角眼,不再说话。张家浩招呼着维持会员,高搭灵棚,陆陆续续摆好供桌、灵位、棺材。
   傍晚,刮起了西北风,狂风卷裹着雪沫铺天盖地。田玉成众人来到小金山下的西金庄。张二庄把小凤安排到远房亲戚家。四个人朝着村东走去,远远望见一处人家院内灯火通明,吵吵嚷嚷。
   “三位爷,前面就是张屠户家,西金庄招工点,我不能进去,都认识我。”张二庄压低声音说。
   “二庄子,难听的话不多说了,要不是因为你,妮子也不会遭此一难。你讲的要有半句假话?”田玉成晃了晃手里的刀,“难逃一死!要是此事顺利,我们救了人,夺了山寨。你有酒喝,有肉吃。保护好我四妹,听见没。”
   “田爷,爷爷们!我都明白,你们多加小心。”
   “轻点,回去吧,等信儿。”顾闯瞪着眼珠子满脸杀气的说。
   “大哥,这刀是不能带了,咱们见机行事吧。”李友才收了三人的刀,丢进水井里。
   “二弟、三弟,一会进去稳着点,别说话。淘金咱在行,妮子还等着我们去救呢。”田玉成说完,迈着大步往张屠户家走去,李友才、顾闯一左一右紧跟在身后。
   高大的门楼雕梁画栋,黑漆木门虚掩着,田玉成推门进院。
   院子内热闹非凡,黑压压一群人围在中间三张方桌旁。三张方桌并列排开,桌子上站着两个人,右边一个矮胖子,秃顶、大方脸,面带凶相,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拿着烟袋不时的抽一口。右边一个瘦高个子,长脸小眼睛,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边说边记名字。
   “乡亲们!静一静,这次小金山改造招工也是着急,才在过年搅了大家的热闹。只要你手上有技术,工钱肯定多。只要肯干活,每个月三块大洋,现在已经报了二十七个人了,还有报名的不?报名先给两块大洋,明天吃猪肉炖菜!”
   “刘头领,你说话算数不?每个月三块大洋?”
   “当然算数。大家也知道,我们兄弟在小金山十多年了,可以说是保护东、西金庄。说话当然算数。”他指着旁边的秃头胖子。“今天,李义生,李大哥和我刘贺广一起来西金庄招工,实在是造福一方啊,还有报名的不?”
   “有!”田玉成一边往前面挤一边高声喊,“我们兄弟三人报名!”李有才、顾闯也挤到前面。
   桌子上的矮胖子打晾了一阵儿,“黑大个和红脸小子可以报名,那个瘦小个子不要。”
   “招工干活又不是招女婿,还挑肥拣瘦啊!”顾闯扯着嗓子大声说,“谁说瘦子就没劲干活?”
   顿时院子里安静了下来,这才发现院子内多了几个外乡人。田玉成扯了一把顾闯的衣服,作了个揖,“二位爷,我兄弟人小,不懂事,这样,我们兄弟三人相依为命,也不能让我三弟没饭吃,不算他工钱,给他口饭吃就行。”
   桌上的瘦高个看了一眼胖子,两个人相视一笑,那意思是说,还有这样的好事?
   “好,你们报名。田大壮、李二强、顾三宝……”
  
   三
   红日东升,阳光照在雪上格外刺眼,大旗镇上空升腾起一股肃杀之气,从西街蔓延开来。警察、维持会员,在街上穿梭急行。一会推开王家的门,一会推开李家的铺子,搜集田玉成的消息。三张大幅‘缉拿通告’从大旗镇到玉山县张贴得到处都是,引来众人围观,议论纷纷。
   张业文、张家浩穿着麻绳孝衣,守着大大小小的灵位棺材,环视付之一炬的宅院,目中喷火:“老歪,保定的二哥和太原的四弟,什么时间能到?”
   “三少爷,他们十点多能到。”此时,张老歪熬了一夜,脖子更歪了。
共19038字上一页1/5▼下一页
【编者按】田玉成伙同两位好兄弟手刃了大旗镇福、禄、寿三个横行乡里的大恶霸,为自己报了仇,也为乡亲们除了害,真是大快人心。当他兴高采烈转回家时,爱妻却被小金山土匪掠到山头,要她当二寨主的压寨夫人,为了营救爱妻,他乘土匪和日本人相互勾结偷采黄金之机,乔装成挖金工人混进了小金山。与此同时,三个恶霸的后人仗着手中的掌握的权势也展开了对田玉成的追杀。究竟鹿死谁手,最后作者终于有了个完美的交代。小说语言流利,铮铮作响,营造了江湖人所处的特殊环境。故事悬念丛生,情节却展开有理有序,有章可依,枝多不乱。主次人物刻划非常到位,有重有轻,令人过目不忘。欣赏佳作,推荐赏阅。【责任编辑:专业补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4002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12 21:04:36
欣赏佳作,问好读者。
2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2 21:18:57
辛苦老师了,谢谢您辛苦编辑!!
3楼 文友:兰溪先生  2018-02-12 21:36:15
故事叙述完整,情节跌宕起伏,人物个性鲜明,全篇如电影片段般鲜活,期待您的后续佳作。
回复3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2 21:38:34
拙作还需雕琢,谢谢您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4楼 文友:小金子  2018-02-13 15:55:50
好文文,收藏了,慢慢消化。呵呵呵,为老师点赞!
回复4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4 08:04:28
谢谢你赏读,谢谢鼓励!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5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2-14 09:58:41
好文!故事非常吸引人,人物刻画栩栩如生。拜读学习!
回复5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4 13:44:00
谢谢老师鼓励,我会继续努力,同时祝您狗年大吉,万事如意!
6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8-02-14 14:51:46
拜读老师作品,像看了一部传奇大片,十分佩服老师的构思和语言。
回复6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4 15:48:25
谢谢老师,还欠雕琢,我会继续努力!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7楼 文友:古懂  2018-02-14 18:55:03
一篇佳作,结构独特,人物刻画鲜活!祝新年愉快,创作大丰收!
回复7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4 21:21:42
谢谢古社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祝你狗年大吉,万事如意!
8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14 22:14:46
祝贺佳作荣摘金豆,问好,顺颂新年快乐。
回复8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4 22:49:10
谢谢鼓励!祝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9楼 文友:流石  2018-02-18 17:52:22
好文采,好故事,感觉没写完,期待后续。
回复9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18 19:44:07
谢谢老师 好眼力 后续还有两篇 谢谢鼓励!
共16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