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风恋】晚情阁(小说)

作者江南小溪  阅读:2666  发表时间2018-04-14 19:10:10
摘要:艾俊瞅着婆娘上了楼,颓然坐在了门槛上,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倒霉的局面。从他内心来说,他真不愿意关门歇业,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这份事业,更重要的是,那32名独居老人,已经把“晚情阁”当成自己的家,他对这些老人的情感难以割舍。因为他不单单是提供那顿免费的年夜饭,平时也少不了对那些老人的关爱......

   一
   夜阑人静,寒风凛冽。在一条黑暗逼仄的小巷尽头,有一间民宅里的灯还亮着,一位中年男子,裹着一件棉大衣坐在小桌旁,聚精会神地计算着什么,桌上的一张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各种数字。或许是灯光的原因,一旁躺在旧木床上的女人忍不住咕哝了一句:
   “艾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算?明天不能弄吗?”
   “嗯,快好了。”那个叫艾俊的男人应了一句。
   窸窸窣窣忙了一阵后,艾俊放下笔脱掉棉大衣,然后关灯钻进温热的被窝。
   “啊呀!你这个该死的,手脚这么冷……”女人大惊小呼起来。
   “等一会儿就不冷了。”艾俊嬉皮笑脸道。
   女人捶了男人几下后,又睡了过去。艾俊手脚暖了些后,抽出一只手,在女人胳膊上轻轻捏了一下:“玉珍,醒醒,我跟你商量件事。”
   “啥事不能明天说?我都困死了。”玉珍迷糊道。
   “就几句话,不妨碍你睡觉。”
   “那……你说,快点。”
   于是,艾俊搂着婆娘,吞吞吐吐地将事情说了一下。玉珍顿时睡意全无,挣脱男人的搂抱,“咚”地坐了起来,拿起枕头使劲地拍打着男人。
   艾俊左抵右挡,好容易扯掉枕头,生气地白了女人一眼:“有话说话,你这是干什么?”
   “跟你这个无赖有啥话好讲的?净惹我生气。”玉珍忿忿道。
   也许是天太冷,玉珍打了个哆嗦,又钻进了被窝。但她嘴没闲着,又咬牙切齿起来:“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没本事赚钱,倒时时掂记着老娘我卡上的那点钱。我告诉你艾俊,你别指望再从我这儿得到一分钱,没门。”
   “别说得这么难听,不就是借三千块钱嘛!又不是不还你。再说,分得这么清楚,还是夫妻吗?”艾俊不满地嘀咕着。
   玉珍裹着被子,“咚”地又坐了起来,眼睛凶巴巴地朝男人瞪着:“你别搞错,这可是我娘家带来的钱,属于婚前财产。即便这样,这几年你拿得还少吗?统统给你拿去孝敬那帮老头老太了,还不允许我说?”
   “我不是没办法嘛!如果手头宽裕,我能跟你开口吗?”艾俊急了,忍不住嚷嚷道。
   “不行!如果用在生意上,我没话可说,你可是给那帮老头老太搞什么年夜饭,我不能再答应。钢镚扔在水里还有响声,你有过响声吗?还不是肉包子打狗,净做蠢事。”玉珍毫不示弱,梗着脖子。
   “玉珍,你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啥叫肉包子打狗?对老人放尊重点。”艾俊有些愠怒。
   “嗬,心疼了是吧?我是说你爹还是说你妈了?这些老头老太在我们餐馆借的光还少吗?”玉珍冷笑着。
   艾俊气得踹了女人一脚:“不就是吃顿年夜饭,哪有你这么小气的?”
   “我就小气了怎么着?总比你穷大方要好,打肿脸充胖子,这里哪一家餐馆老板像你这样的?没钱还请人吃饭,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玉珍横眉竖眼,也踹了男人一脚。
   “简直就是个泼妇。”艾俊脸色铁青,气得拿起枕头睡到了另一头。
   一只碗不响,两只碗叮当。夫妻俩叽叽咕咕摩擦了好一阵后,才风平浪静,不一会儿,女人那头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艾俊却横竖睡不着,钱的事让他烦躁不已,辗转反侧。唉!钱呐钱,真所谓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可过去别说这区区三千元,即便三万元,他艾俊眼皮也不会抬一下,因为那时不缺钱。餐馆就像一台印钞机,每天顾客盈门,生意兴隆,钱自然就丰厚了起来。然而今非昔比,火红的美景不复存在,餐馆的生意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在已过去的十多年里,艾俊换了4次门店。别人是鸟枪换炮,越换越好;他相反,炮换鸟枪,越换越糟。如今,小餐馆门可罗雀,简直到了即将卖鸟枪的地步。
   当然,生意每况愈下,不仅仅是艾俊一家,整个花溪路美食街都患上了萧条病,萎靡不振。所以,那些头脑活络的饭馆老板,纷纷掉转方向改行,有的傍上了品牌餐饮公司,有的转向了别的经营项目,仅像艾俊这些脑子不开窍的,还死抱着“晚情阁”餐馆不放,似乎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生意不景气,已让艾俊神经麻木,就似一头浑身沾满了虱子的牛,再多也不觉得痒。唯一让他不安的是,今年花溪路上32位独居老人的年夜饭,由于资金问题,至今还未落实。这事如果搁在往年,他早已是铁板上钉钉,用不着低声下气地跟婆娘商量,这真是“人在倒霉时,喝水都塞牙。”
   横竖睡不着,于是艾俊索性起床,穿好棉大衣,又拿出计算器算了起来。艾俊并非已经山穷水尽,银行卡上多少还有点钱,但这些钱用于支付一名厨师的工资,以及维持日常运转外,已所剩无几。所以,他挖空心思,恨不得能从计算器里抠出三千块钱来,以解决燃眉之急。
   见无论怎么算,也算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他只好沮丧地将计算器一扔,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后,又躺在了床上。等他一觉睡醒,已是上午七点多钟,婆娘玉珍踪影不见,他慌忙穿好衣服匆匆往外走,连洗漱都抛在了脑后。
  
   二
   艾俊的“晚情阁”餐馆离这儿不远,走出小巷,慢悠悠地晃过去,也就十来分钟。他伸了个懒腰,然后像一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向前挪着八字步。
   走着走着,快接近小餐馆时,蓦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耳朵边掠过:“哎,艾俊,你这是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艾俊头一抬,哟,认识,这不是独居老爹李宝根吗?只见他佝偻着背,提着个鼓鼓馕馕的编织袋站在他面前。他勉强一笑:“老爹,我刚起来,还没洗脸呢!你这口袋里装的啥呀,这么满?”
   “嗬!我到批发市场买了几棵大白菜,可以吃一阵子了。”李宝根呲牙一笑。
   “老爹,你也不能光吃白菜呀!也要注意点营养。”艾俊关切地提醒。
   “那当然,我主要是怕涨价,多买些,再说这大白菜经得起放。”
   “行,老爹,您慢走,有空来我那儿坐坐。”
   艾俊朝李宝根微微一笑,辞别后又继续往前走。可刚迈出几步,李宝根又叫住了他,上前犹犹豫豫地问:
   “艾俊,听说你生意不好,今年……今年的年夜饭,不……不搞了是吧?”
   “谁说的?生意再不好,这年夜饭,我还是请得起。老爹,您放一百个心,到时候我会请大家的。”艾俊毫不含糊地说。
   “听你这么一说,我放心了。其实,我们这些老头老太不是为了吃,这年头大鱼大肉谁没吃够?主要是图个热闹。子女不在身边,大家凑在一起,唠唠嗑,有说有笑多好。”李宝根笑呵呵地看着艾俊。
   说着说着,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放下编织袋,哆嗦着双手,从衣兜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艾俊:“这算是我出的份子钱,你如果不嫌少就拿着。”
   艾俊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慌忙用手挡住:“哎,这怎么行,我哪能要您的钱?这不是要打我脸吗?”
   说着,他急忙往前跑,离开了李宝根,当他扭头看不见李宝根,才放缓了脚步。虽然这只是一个偶遇的场景,但触景生情,让他心里泛起一阵感动,眼角不知不觉有些湿润。十年了,整整十个春节过去了,现在又快到第十一个春节了。自从开办年夜饭以来,他早已将李宝根这些独居老人,当成了自己的父母。同时,为了表达自己对老人们的敬意,他还特地将原来的餐馆名“川韵阁”,改成了“晚情阁”。每每看到“晚情阁”的牌子,他会五味杂陈,深感自己的担子越来越重。
  
   三
   玉珍正蹲在饭馆门口择菜,见男人过来,故意低下头装没看见。艾俊走近她,小心翼翼地问︰“锅里还有吃的吗?”
   “不知道,有眼睛就自己去看,谁有这闲功夫来伺候你。”玉珍没好气地回答。
   艾俊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出声,腿却迅速迈进了厨房,掀起锅盖一看,哇!好一锅热气腾腾的汤圆。他立刻高兴了,知道婆娘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于是赶忙漱口洗脸,满心欢喜地盛起了汤圆。
   刚用完早餐,碗还没放下,只听见阁楼上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艾俊,吃完饭上来一趟。”
   “爹,有事吗?”艾俊朝上仰起了脖子。
   “没事就不能上来吗?”老艾冷冷道。
   艾俊立刻放下碗抹了嘴,迅速登上了阁楼的小扶梯。
   艾俊这个“晚情阁”地方纯粹是租的,面积不大,地方逼仄。如果去掉厨房,餐厅只能搁四张大圆桌,寒碜得很。幸亏有一个小阁楼,才得以让他施展拳脚。阁楼上有扇窗,除了可以做小仓库外,还能放一张小床,艾俊的父亲就睡在这里。
   艾俊的父亲,原本在老家务农,后因儿子生意不景气,就劝说儿子辞退两名员工,自告奋勇来餐馆帮忙,服务员保洁工一身兼,并晚上看守小餐馆,很是辛苦。所以,艾俊对父亲,也一直心存感激之情。
   艾俊来到阁楼,见父亲眯着眼睛,正翻看着衣柜上的一本小台历,便问:“爹,你这是看什么呢?如果过年的话,还有一个礼拜。”
   “我知道,我只是随便翻翻。”老艾放下了台历。
   “您找我有事?”艾俊眨着眼睛。
   “我听说你今年小年夜,还要招待那些老头老太?”老艾一脸的严肃。
   “嗯,这有问题吗?”
   “当然。你也不想想,现在餐馆都啥状况了?自己都挣不了钱,还顾及那些老头老太?”
   “话不能这么说,爹。虽然眼下餐馆生意不好,但招待一顿年夜饭,还是没问题的。再说,办年夜饭,都是过去说好的,我可不能违背承诺。”
   “承诺?这顶个屁用。你现在有困难了,这些老头老太会伸出援手吗?你还不是跟玉珍借钱?真没出息,穷小子硬要冒充阔老板。”老艾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艾俊脸色骤然发白,他没料到父亲的话会这么刺耳。他知道爹是为他好,但也不能说得这么难听呀!他真想顶撞父亲几句,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于是,他匆忙从衣柜里拿了一包烟,气哼哼地下了楼。在底楼的楼梯口,他还是憋不住朝楼上吼了一句:
   “爹,人在做,天在看。你别忘记你曾经怎么教育我的?我看你,真不如我妈。”
   “混账东西,你说谁呢?你再说一遍?”老艾怒不可遏地用手指着儿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父子的冲突,艾俊没再往下说,他强压着怒火,愤然跑到了餐馆外面,在拐弯的一棵大树底下,郁闷地抽起了烟。正抽着,忽然有人在身后拍了他一下,他扭过脸一看,婆娘玉珍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他一怔,楞楞地问:“怎么,有事吗?”
   玉珍一言不发,从围裙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他手里,然后转身就走。
   艾俊一看,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他扔掉烟,激动地朝婆娘喊了一声:“玉珍,你放心,我不会乱用的,缓过这阵子后就还你……”
  
   四
   玉珍态度的突然转变,极大地鼓舞了艾俊,他顿时有了底气,不再理睬父亲的反对,并迅速运作了起来。
   春节前的农贸市场格外热闹,车水马龙,人流如织。艾俊骑着辆小三轮车,上午独自来到了农贸市场,他想给32位独居老人的年夜饭进些食材,做些必要的准备。春节期间的食品价格比平时要高,这在他意料之中,但今年春节食品价格,比往年都要高好多,这又出乎他意料之外。尤其是老人们爱吃的鱼虾类水产,更是涨得离谱。眼看着兜里的钱,还没买,就缩水三分之一,他不由得眉毛紧蹙,心里暗暗着急。
   “艾老板,我看你在市场里逛了好几圈,啥都没买,你来视察了吧?”一位认识艾俊的摊主打趣道。
   “胖子,你就别损我了,我心里烦得很。”艾俊苦笑着。
   “都快过年了,应该高兴才是。”胖子笑呵呵地弄着鱼虾。
   “你们这些鱼喽虾喽都这么贵,我高兴得起来吗?”
   “春节都这个价,你不是不知道。”
   “不会吧!去年春节基围虾只要30元一斤,今年却要45元一斤,这不是涨得太离谱了吗?”
   “你管它涨多少?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又不用你埋单。”胖子白了艾俊一眼。
   “胖子,你应该知道,我这是买来招待……”艾俊吞吞吐吐地说。
   “噢,我明白了,你怎么不早说?”胖子埋怨了一句,用塑料袋装了几斤递了过去。
   “你称也不称?我怎么付钱?”艾俊着急地看着胖子。
   “哎呀!送你的,不要钱。”胖子摆摆手。
   “那怎么行?我不能白拿,你就便宜点给我。”艾俊没想到胖子会这样做,急得手足无措。
   胖子微微一笑,按住艾俊的手:“你就别客气了,我这点虾算什么?能和你比吗?你年年都献爱心做好事,我还自愧不如呢!”
   再三推辞无果,艾俊只好收下。事情还没完,接着,胖子又动员其他摊主,给他提供了一些最优惠的水产品,艾俊是满载而归。
   看着这些水产品,回味采购的过程,艾俊感慨万千,他觉得有那么多的人支持他,他不再是一个独步者,“晚情阁”有希望了。
  
   五
   腊月二十九,也就是小年夜,很快来临。为了精心准备好这顿年夜饭,艾俊不惜停掉了当天对外营业,与婆娘及厨师3人洗切烹煮,忙里忙外。劳累了一天,总算将一切安排妥当,只等客人光临。虽然天空不作美,当天下午还下起了雪,但应邀前来的老人,都如约而至,“晚情阁”热闹极了。
   年夜饭是丰盛的,不仅保持了过去的规格,而且每位老人面前,都放着一份精美的礼品,这是艾俊特地准备的。
共9276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其中“空巢老人”现象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小说《晚情阁》正是以“晚情阁”餐馆的兴衰变化为线索,通过跌宕起伏,摇曳多姿的故事情节,刻画了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唤起社会对于“空巢老人”的关注,演绎出了精彩深刻温馨的主题,弘扬社会正能量。起笔就把读者引入了主人公艾俊和婆娘玉珍激烈的矛盾冲突之中,为了给老人筹办年夜饭,“晚情阁”生意越发惨淡的艾俊为资金愁得夜不能寐,食不知味。艾俊前往酒店的路上巧遇老人李宝根拿出二百元份子钱,猝不及防的艾俊落荒而逃。年夜饭也遭到父亲的极力反对。心情矛盾的玉珍还是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卡。艾俊在市场购买食材的过程中,得到了胖子摊主和其他摊主的优惠帮助。在艾俊夫妻操持下,老人们的年夜饭如期举办。可老人李宝根竟没到场,艾俊深知老人的情况,便外出寻找,终于在山脚下的水沟中找到了摔成重伤的老人。艾俊拒绝了李宝根儿子的酬金,老人被儿子接到了深圳。“晚情阁”餐馆并没有因此发生变化,依然生意萧条,无法维持。艾俊在玉珍劝说下,只得忍痛割爱把店铺转让出去。此时李宝根的儿子竟意外地开着“奔驰”出现在艾俊面前,并请他到“仙客来”餐厅。原来“凤凰火锅城”已被李宝根的儿子买下来改名为“晚晴阁”,让艾俊当这里的老板。小说构思巧妙,情节合理紧凑,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描写精彩,人物鲜活生动;小说代入感强烈,读之给人身临其境之感;立意深刻,感情真挚饱满,语言精炼纯净流畅,富有感染力。值得欣赏学习!欣赏拜读,问候作者,感谢赐稿,力荐佳作,美文共赏!【编辑:乡村幽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160024】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8-04-14 19:15:04
关注空巢老人是全社会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小说通过完整地故事情节,典型的人物形象和具体的环境描写,生动形象地揭示了这一深刻的社会主题,给人深思和教育。为作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点赞!同时呼吁每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也加入到这一置身其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回复1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4-15 09:08:46
多谢幽兰老师的编按及点评,你的编按及点评,比我那拙作精美多了,敬茶一杯。
2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8-04-14 19:16:49
“也加入到这一置身其中”改成“置身其中”,不好意思,匆忙中出现了问题!见谅!
3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8-04-14 19:19:52
小说构思巧妙,情节合理紧凑,摇曳多姿,引人入胜;描写精彩,人物鲜活生动;小说代入感强烈,读之给人身临其境之感;立意深刻,感情真挚饱满,语言精炼纯净流畅,富有感染力。这充分展现了作家驾驭生活和语言文字的深厚功底!
4楼 文友:乡村幽兰  2018-04-14 19:21:12
理解编辑如有不妥之处,敬请老师谅解海涵!感激赐稿风恋,期待更多佳作呈现,遥祝老师春安创作丰硕!!
5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8-04-15 19:37:33
中国早已进入老龄化,随着改革开放,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农村外出务工潮已是中国新时代的一大特色。为了创收致富,改善生活条件,年轻壮劳力别离故土,撇下老小外出务工。“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成了近年的热词。儿女不在身边,对晚年的老人是一种落寞与悲凉;父母不在身边,对孩子失去了安全屏障,这已经成为引起全社会关注的话题和现象。小说正是通过艾俊十年如一日,为了自己千金诺言,哪怕自己的餐馆面临倒闭,或者借也要把32位老人那顿年夜饭兑现,这样一个关于空巢老人话题演绎的故事,刻画出同样来自农村的打工者,具有善良、义气、诚信、博爱、责任、感恩等诸多特质于一身的,这样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典型形象。小说贴近生活,反应了社会现实,取材典型,构思精巧,语言练达,主题明确。是一篇富有正能量的小说佳作!拜读学习!感谢四哥赐稿支持!问好春安文丰,创作愉快!
回复5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4-16 08:50:47
谢谢飘雪社长的点评及推荐。
6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8-04-15 19:38:01
小说佳作已申报精品,2018.4.15.
7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18-04-16 22:21:32
恭喜并祝贺四哥小说佳作获得精品!感谢对社团的厚爱和支持!期待更多佳作呈现!遥祝四哥身体健康,快乐每天!春安文祺,创作丰硕!
8楼 文友:云朵飘飘  2018-04-17 09:11:23
为了安抚空巢老人的一顿年夜饭,引起了男女主角争吵,故事也在这里娓娓道来。餐馆生意不好,玉珍让关了不干了。艾俊左右为难,他不是舍不得餐馆,而是舍不得那些孤独的老人。小说写得很好,感人肺腑!
回复8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4-17 14:18:58
谢谢云朵的光临并留点评。
9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21 21:28:44
大咖们点评非常到位,俺只想说一句,人在做天在看,好人必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9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4-22 07:03:17
谢谢春风的光临及点评。
10楼 文友:卫斯理  2018-05-06 16:46:24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其中“空巢老人”现象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小说《晚情阁》正是以“晚情阁”餐馆的兴衰变化为线索,通过跌宕起伏,摇曳多姿的故事情节,刻画了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唤起社会对于“空巢老人”的关注,演绎出了精彩深刻温馨的主题,弘扬社会正能量。江南小溪这篇文写得好,乡村幽兰老师编者按解读诠释的也到位。
   我想说的话编者按已经说了。
   我就说一句吧。
   年夜饭有价,善良无价。
   文中塑造的艾俊不仅仅善良,还用自己的行动来给空巢老人献爱心。
   艾俊的爱心还感动传染市场卖龙虾的胖子老板……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时间将会更加美好。
   文章富有正能量。建议大家看看。????????????
回复10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5-06 18:39:50
多谢卫斯理的光临及点评,空巢老人话题虽然是老生常谈,但重视落实的委实不多,你的点评很中肯也很精彩,再次谢谢!
共22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